被被的被被XY

【好茶组】霞光辉映--墨染于神奇的东方白夜

渣文笔跪地求原谅……)


“喂亚瑟瑟你醒醒啊我们快到了哦——!”

天刚……好吧只是亚瑟先生个人感觉上的天刚蒙蒙亮,王耀充满元气的声音就在他的耳畔响起。迷迷糊糊地刚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就被迫立刻合上——毕竟给明媚到几近刺目的阳光照着总是不太好受。亚瑟尝试着稍微意念适应了一下周围明亮的环境然后再次缓缓睁眼——

……哦我亲爱的耀……把脸凑得这么近的话……你的夫君我可是会失血过多而死的啊——虽然失鼻血到死这种事听着着实有些骇人。

一旁因为叫醒了亚瑟而自豪感满满的王耀并没有在意对方此时拐了十八道弯的思绪,只是蹦跳着离开座位,白净俊郎的面孔不知是因为北方寒冷的天气还是心中的兴奋而染上了一曾薄红,显得美好而又……诱人。

得了柯克兰,擦擦你的口水。冷漠。

亚瑟稍微收拾心情坐直身子,轻咳以示正经的同时偷瞄了一眼站在窗边挂着孩子般俏皮活泼笑容的王耀,有那么一瞬间突然觉得一切都已经足够了,只要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

……然而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啊。亚瑟不禁苦笑。他摇了摇头直起身,才发现身上盖着的是王耀的大衣。于是埋怨自己粗心的同时他迅速站起来走向王耀,轻唤人的爱称并且准确地在他回身时用大衣裹住搂入怀中。“耀……抱歉让你受苦了……”

王耀的眼神黯了黯,他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这种时候……应该安慰他吧……

王耀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深吸一口气,费力地抽出双臂稍稍踮脚揽住亚瑟的脖子。从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他面部硬朗的线条,微红的脸颊,以及如星空般沉了无尽温柔的祖母绿的眸子。

王耀把干脆把头也直接埋进亚瑟怀里,他的声音因为衣料的阻隔显得有些沉闷,“没关系……我不冷,一点都不。”

真的,一点都不。

亚瑟自然是能听懂王耀的意思。于是他微勾唇角,“那就作好苦一辈子的准备吧……我亲爱的……”苏到炸的声音加上这种……暧昧到死的称呼……王耀瞬间红了脸,“谁……谁是你亲爱的阿鲁!我我我……”

然后适时响起的广播拯救了王耀的尴尬癌。

王耀小小地松了口气,放下胳膊搂住亚瑟的腰,犹豫一下小心翼翼地开了口,“我们该下车了……
亲爱的。”
最后三个字王耀语速极快,到了几乎无法听清的地步。然而痴汉亚瑟还是灵敏地捕捉到了这细微的声音,于是他难掩心中兴奋地把脸凑近怀中脸红到炸的人,蹭了蹭柔软的发丝,然后在他耳边吐出湿热的气息,“耀……亲爱的我没听清……”

“。哦没听清是吗”王耀立刻满脸黑线。就算不看脸都能听出来他现在的表情——
“我说,

要尝尝中/华/锅吗?”

亚瑟立马抬头吞了吞口水然后迅速帮王耀穿好大衣接着一脸狗腿,“我们到了哦耀~我帮你拿行李好不好啊~小心别冻着了今晚做司康给你……”

“噗”王耀最终还是没忍住颇好笑地看着面前快要摇起尾巴的大金毛。

果然啊,无论如何都生不起你的气。

“司康……还是谢谢你的好意。”王耀有点不舍地松开亚瑟。啊我什么时候开始依赖他身上的温度的啊……他挠了挠头,尽力抛下这种凄美的眷恋感,“不如晚上我给你剃剃眉毛?”

王耀敢肯定他看到了亚瑟瞬间黑下来的脸色。

这么小打小闹着,两人总是下了车,王耀难得地羞涩起来——一路上亚瑟都牵着他的手。

“快到一点了。”亚瑟呼了口气,在寒冷的空气中立刻凝成小水珠变成白色的雾气,“耀你饿不饿?不如先去旅馆吃点东西……哎等等这……是我手表出问题了?现在难道是……中午??快一点了天还这么亮……还有这明明是夏至我们,为什么要穿大衣来这么冷的地方啊……”看着亚瑟痴呆地盯着手表一脸我一定是废掉了的表情,王耀毫无风度地直接笑开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眉妃你当咱们来的是哪儿啊?朕大天朝的东北漠河!漠河知道吗?”他抬头望向远方的天空伸手一指——

顺着王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的亚瑟瞬间愣住了。

静谧的天空中,紫红中闪烁着淡黄色的晚霞与仿佛鎏金边线一般的光芒的朝晖在北方的天宇上交相辉映,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流逝,天空渐渐暗了下来,两种理论上跟本无法捆绑在一起的美丽霞光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融合、交汇,最终形成华丽到令人难以致信的世间奇景——极光。此时,刚刚黯淡下来的天空又重新亮堂起来,拥有鲜活生命力的太阳也随之再次升起,照亮了两人身周,照亮了漠河,照亮了北方的每一存土地。

“…………”

第一次见到如此奇观的亚瑟已然完全呆住,祖母绿的眸子里映出极光惊人的美丽面孔,看到现在终于小小地吞了吞口水,轻轻冒了这么一句,

“Fantastic……”

一旁的王耀看着亚瑟,琥珀色的漂亮瞳仁中涌动着柔软到难以言喻的温柔。他一点点挪近爱人的身边,像周围很多小情侣一样小心地把头靠在他的肩部。亚瑟猛地反应过来,却一言不发,只是把王耀的手攥得更紧。

“亚瑟?”

“……我在。”

“你知道吗,我大天朝的白夜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到的哦……这样的世界奇观。”
“亚瑟,”
我会一直站在你身边,无论发生什么。

无论发生什么。

“耀,”

“如果我是漠河,你愿意做我的白夜吗?”

“你的意思是我只是你众多美景中的一个?”

“噗……我哪儿敢……”亚瑟看着王耀一副小媳妇的样子,语调柔和下来,仿佛在倾诉着爱的谧语,

“我的意思是……因为只有在漠河才能见到白夜啊。”

意思是我只能属于你啊,真是霸道。王耀轻轻笑了,继续与对方做着无意义的“争执”,

“你凭什么啊亚瑟柯克兰?”

“我……”

凭心凭爱,
用我一辈子……不,用我永生永世,换一个愿意一直站在我身边的你。